京益动态

实际案例:用人单位擅调工作地点 劳动者维权获赔6万元

刘先生系某科技公司的员工,该公司以刘先生未按照公司要求前往天津项目组报到的行为属于旷工为由,解除了与刘先生的劳动合同。双方就此发生劳动争议,刘先生将科技公司诉至法院,要求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6万元。日前,海淀法院审结了此案,判决支持了刘先生的全部诉请。

原告刘先生诉称,2016年8月其入职某科技公司,担任大数据工程师,实际工作地点位于北京。与公司签订了有效期3年的劳动合同,约定其主要工作地点为北京。2018年2月、3月,公司先后给他发送五封电子邮件,称因天津项目组赵某离职,要求刘先生到天津项目组报到。刘先生不同意前往外地工作,并继续在北京的工作地点正常打卡上班。直至2018年3月28日,刘先生收到了科技公司的解除劳动关系通知书,解除理由为刘先生未按照公司要求前往天津项目组报到工作的行为属于旷工。刘先生认为科技公司系违法解除劳动合同,故要求科技公司支付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6万元。

被告科技公司辩称,其公司要求刘先生到天津项目组工作不是调岗,仅是工作安排,刘先生未到天津项目组报到系旷工,其公司是合法解除劳动关系。

在案件审理过程中,科技公司就工作安排的性质前后陈述不一致:在仲裁庭审中,该公司称“是因为公司实际经营需要才给刘先生调至天津工作”;在法院第一次庭审中,该公司称系“出差”;在法院第二次庭审中,该公司称不清楚工作安排的性质,由法庭自行认定。

法院经审理后认为,科技公司所谓出差之主张与科技公司在仲裁阶段的陈述及双方电子邮件的内容存在明显不同,科技公司也没有明确告知刘先生出差的起始时间,所以所谓出差之主张无法采信,科技公司实为调整刘先生的工作地点至天津。而科技公司单方决定调整刘先生的工作地点至天津,超出了劳动合同约定的范围,缺乏经营必要性和合理性,存在不当,以旷工、不遵从指令或规定为由提出解除劳动合同构成违法解除劳动合同。最终,法院判决科技公司支付刘先生违法解除劳动合同赔偿金6万元。

 

案例二:称客户信息遭擅用,“VIPKID在线青少儿英语”以侵害商业秘密为由诉至法院

因认为王某、北京百家互联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百家互联公司)使用了构成商业秘密的客户信息,北京大米未来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米未来公司)、北京大米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米公司)以侵害商业秘密为由将二被告诉至法院,要求二被告停止侵害商业秘密的行为,刊登声明消除影响,并赔偿二原告经济损失及合理开支共计300万元。日前,海淀法院受理了此案。

二原告诉称其系“VIPKID在线青少儿英语”的经营者。自2013年以来,二原告通过“浸入式教学”方式,采用北美外教在线授课模式,使得“VIPKID在线青少儿英语”成为全球在线青少年英语学习知名品牌,并形成了稳定、长期的客户群体,客户信息是二原告重要资产和商业秘密。

王某于2019年4月22日入职大米未来公司,担任课程顾问,主要职责为“VIPKID在线青少儿英语”课程的销售工作。并与大米未来公司签订《劳动合同》《保密协议》《竟业限制协议》和《无形资产管理办法》,明确约定保密范围,公司规章制度亦对员工保密义务进行了详细规定。

不仅如此,二原告为员工购置工作手机且承担通讯费用,工作手机的开机界面即提示“通过工作手机、工作手机号、工作微信号等发送接收及存储的所有信息均属于公司资产和具有商业价值的保密信息。未经公司书面许可,不得将任何该等信息用于非工作目的。”王某通过大米未来公司为其配发的工作手机、工作微信,与二原告客户群体有大量直接接触,具有完全知悉和掌握二原告客户名单的能力。

2020年2月17日王某离职后,成为百家互联公司的员工。百家互联公司运营了“跟谁学”在线教育,与二原告存在直接竞争关系。王某违背离职要求和保密义务,通过微信“好友找回账号”的方式,将载有大量商业秘密的工作微信号找回,以百家互联公司员工的名义,持续与本属于二原告的客户群体进行产品的销售,违反保密协议,侵犯二原告商业秘密,构成不正当竞争。

目前,此案正在进一步审理中。